微 信 掃 一 掃
警惕“鰷魚效應”的傳染
發布時間: 2019-06-05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彭妙艷

  彭延年一組描繪揭陽田園生活的五言詩,自宋以來,標題多次為編選者所改,內容也每受“微調”,幸好最基本、最核心的東西總體存在,使之不失名作的風采。


  組詩第四首中兩個偶句極富生活情調和地方特色:“蘇肥真水寶,鰷滑是泥精;午困蝦堪膾,朝醒蜆可羹”,把榕江近毗的農家生活也寫絕了。然而其中若干名物,卻又不是讀過書者所能解,特別是那個“蘇”字,不少注家望而卻步。


  曾有某高校的老師來電對之開展討論。我給出的意見是:一、被用樹枝或草穿過魚嘴的魚,就叫“蘇”,這是《說文》里就有的注釋;二、“蘇”字傳統的寫法是“穌”,而在音韻上與“魚”同為平聲字,是否輾轉轉載過程中出現的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替換所成?不過從“形象”的角度上看,我還是傾向于“蘇”——草串著的魚這一用法。


  感興趣的還有“鰷”。它的“官名”好像是跳魚,而在潮汕一帶,自古至今,都以“鰷”稱。而且有多個品種,花鰷、“小”(神經病)鰷、魚鰷等等。其表皮有火狀花紋,光滑而有粘性。其中花鰷,近年自浙江、福建至廣東的涂灘地,都有大量養殖。我曾于寧波的象山縣海邊,看到幾乎可稱寬廣無邊的巨大養殖場,至今印象還很深刻。


  由是想起“鰷魚效應”。沒有去記住這個概念是誰的發明,只清楚它的內涵是:鰷是習慣集體行動的水族,其行動總由強健的頭鰷引領。一旦這頭鰷因為某種原因失去自制力,行動發生紊亂,其他鰷魚也會一味盲目追隨,以至亂了套。經濟學界常用以分析企業管理中出現的這類盲從而導致一塌糊涂的形象與模式。


  其實,又何止于企業中可以出現鰷魚效應,幾乎所有威權存在,有某特殊吸引力而監督機制乏力的領域,都可以產生。就是無權無勢的文化界,也不例外,于是便有讓人嘆為觀止的某些現象出現——有時甚至還是所謂“學術”的現象,而且已經接二連三地出現,產生“群魔亂舞”的諸多場景。


  要防止鰷魚效應的出現,必須是頭鰷保持清醒的頭腦、充足的智慧、正派的擔當;而后是監督的得力,撥亂反正的及時。至于群鰷的盲從,那是本能,是機制造成,有復雜而難以迅速有效糾正的原因存在。關鍵是在于頭鰷。頭鰷解決了,其他迎刃而解。


  當頭鰷和群鰷都“小”(得神經病)了的時候,那情景是十分恐怖的,因為它們沒有是非之辨,沒有善惡之辨,一切都處于“亂來”與盲從之中。因之衍生對于社會的明顯或潛移默化的危害,是不可能避免的。兒時在鄉下生活,父母不讓去捕捉“小鰷”,更禁止食用“小鰷”,以至遠遠見到“小鰷”,避之唯恐不及。現在回想起來,猶還歷歷在目。


  所以閱讀祖先欣賞鰷這“泥精”的美味時,對其接地氣的晚年鄉居生活心存羨慕,同時也想到對他的避而不談的丑惡——“小鰷現象”加以提醒,當然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們明白并自覺防止“鰷魚效應”的出現,以免社會、事業蒙受不可啟齒的損失。


  (編輯:陳悅申)


三分钟pk10全天计划 通海县| 南漳县| 贵南县| 平顺县| 都匀市| 土默特左旗| 富民县| 商丘市| 舟曲县| 桦南县| 胶州市| 碌曲县| 富民县| 黄浦区| 澄江县| 芦溪县| 沙田区| 江孜县| 安庆市| 二手房| 依兰县| 万山特区| 车险| 水富县| 无极县| 富阳市| 安顺市| 安仁县| 云阳县| 新河县| 乌什县| 塔河县| 卢龙县| 兴仁县| 利津县| 彭山县| 专栏| 三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