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地方樓市“微調”,無需驚訝
發布時間: 2019-06-06 來源: 南方網 作者: 李一戈

  看來,房地產政策的一舉一動,無論中央層面還是地方的,都牽動全國人民的心。有房沒房的,一套房和三套房的,同樣操心。


  舉個例子。今年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房地產工作的表述是:更好解決群眾住房問題,落實城市主體責任,改革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保障體系,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輿論一看,沒提“房住不炒”,是不是調控要放松了?一幫專家煞有介事地分析。住建部部長王蒙徽不得不在部長通道連連表態“五個堅持”,其中一個就是堅持“房住不炒”。


  4月19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重申,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落實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體責任的長效調控機制。這下子輿論踏實了。


  近日兩個地方的樓市有些動靜。一個是西安市房產交易管理中心,發出《關于購房資格審查的聲明》:通過提供虛假資料騙取購房資格的個人,一經查實,注銷當事人網簽合同,并取消購房人家庭成員在西安市5年內的購房資格。


  這其實是個辟謠聲明。因為近期西安有人發布“只要繳納一定的費用就可以包辦購房資格”的虛假信息,以代辦購房資格申請的名義行騙,達到非法斂財的目的。2017年以來,當地已公布了5批次取消提供虛假購房資料人員購房資格的公告。


  但輿論非要將它與西安收緊調控聯系在一起。好像還挺有道理。因為西安近兩年的房價上漲很快,今年是70個大中城市里新房漲幅最高的。但既然有限購的規定,有購房資格的審查,就應該從嚴審核。這與調控收緊,不是一回事吧。


  另一個,是南京。有報道稱,外地人在南京高淳區買房,只要持有南京市居住證,或者攜帶用工單位的勞務合同和營業執照,即可開具購房證明。南京市于2017年3月15日公布的《進一步調整住房限購政策的通知》,外地人在六合區、溧水區、高淳區范圍內只能新購1套住房,且須提供過去3年內在南京累計滿2年的個稅或社保證明。


  兩相對照,外地人在高淳買房在資格證明方面確實是放松了。不過,能拿到南京市居住證的,一般都能有兩年個稅或社保證明吧。我去看了一下高淳官方微博,至今還沒有表態。據說,溧水區購房資格證明方面也有類似的松動。


  高淳和溧水都是南京的遠郊區,雖說撤縣設區五年來變化不小,但畢竟還是縣城的底子。將高淳、溧水與秦淮、鼓樓以同樣的標準限購,一定程度上說是過于嚴格。單獨拎出來,高淳、溧水可能屬于“三線城市”,而三四線城市實行限購的本來就不多。


  最關鍵的一點是,某個城市是不是需要限購,或者城市的某個區域是要加強限購還是撤銷限購,這個決定權是在城市政府。這一點,上文引述的政府工作報告和中央政治局會議,都提到了,城市政府要負調控的主體責任。


  城市政府根據實際情況對轄區房地產政策進行微幅調整,既是它的權限,也是它的責任。去年12月山東菏澤取消限售時,我就跟業內朋友說,沒必要大驚小怪。樓市微調,本屬正常。難道你希望一個政策僵硬地管幾年,無論市場發生了什么變化?比如,6月5日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門,對購房資格也作了小調整,個稅繳納額為零的月份,可用社保相抵。這是一個非常人性化、便民化的調整,但不可視為放松。


  因城施策顯然要優于一刀切。別忘了,中央政府主管部門還隨時盯著各地樓市動態呢。比如,4月和5月,住建部就分兩次對房價漲幅較大的10個城市發出了預警提示。而蘇州也根據市場運行需要收緊了對特定區域的調控措施。城市負主體責任適時微調,主管部門負監督責任隨時提醒,這樣調控更精準,市場也更加良性。


  “房住不炒”已成共識,可見的將來,在長效機制未建立以前,短時期內全面放松調控不太可能。我倒是特別想強調,目前在復雜的國際經貿和國內經濟背景下,房地產政策尤其是房地產金融政策,要保持穩定。我指的是具有全國性影響的政策,包括對企業和地方。


  地方政策微調,即使有一批城市這么做,影響的只是所在區域;但金融層面任何監管政策的變化,其影響都可能是全國性的。在資本市場和信貸方面,尤應慎重。除了公認的“壞”企業,不建議設立黑名單制,因為市場情緒會快速傳染。


  (編輯:喃喃)


三分钟pk10全天计划 扎赉特旗| 萨迦县| 华池县| 奇台县| 河南省| 民和| 珠海市| 天门市| 普定县| 夏津县| 南召县| 彭州市| 定结县| 沭阳县| 和平区| 裕民县| 太康县| 沙坪坝区| 乌拉特后旗| 永春县| 大名县| 绥滨县| 金沙县| 绵竹市| 望奎县| 维西| 万盛区| 齐河县| 三门县| 白银市| 油尖旺区| 湟源县| 岚皋县| 邵阳县| 敖汉旗| 永登县| 永州市| 眉山市|